您的位置: 绍兴资讯网 > 科技

虐仙记 第43章密云曾家

发布时间:2019-10-12 17:31:10

虐仙记 第43章密云曾家

密云县县衙,一个六十上下的老人身材魁梧,精神健旺,身着官服,神色焦虑,正是县令曾叔宝。

一个四十多岁,脸上一条大伤疤的汉子答道:“爹爹,这是刚才得到的消息。许明每日三百里加急行军,不出半日,将兵临我密云城下。”

这人名叫曾记强,是曾叔宝的长子。

说话的是他的三儿子曾记火,是曾叔宝四个儿子之中武功最高的人物,已经修到肉身第七重洗髓的境界。

这一骂,曾记火顿时不说话了,曾叔宝的另外两个儿子,一曾记猛,一曾记章见父亲发怒,一起进言:“父亲息怒,老三虽然卤莽,不过薛冲这小子既然已经找上我密云城,派出许明这等悍将,恶战在所难免,父亲应该早做打算。”

原来,曾叔宝武功高强,年轻的时候做了这密云县令之后,即贪图此县的丰厚收入,从此不愿仕进,闭门练武,以求突破人人羡慕的通玄秘境。这数十年的修炼,虽没有真的修炼到通玄之境,但武功也是厉害之极,已经达到肉身第八重天纵之境,生的这四个儿子,个个都是练武的奇才,除了家传的武功,更是广拜名师,这其中,武功最低的曾记猛,此时已达肉身第六重伐脉之境,武功最强的曾记火,已经洗髓大成,随时可能突破到天纵的强大境界。由于这四人出手狠辣,武功又高得出奇,大雪山附近的这四个县,没有人不畏惧的,得了“曾家四凶”的名号。

练武的人都知道一个事实,在肉身第五重大力境界之前,靠毅力,靠培养,大多数的人,都可能成功。但是一旦真正能伐脉、洗髓,则非要资质极高的人,才可能成功,千里挑一。可曾叔宝的这四个儿子,居然齐齐都达到了伐脉之境,的确是罕见。

无论是谁,达到了肉身第八重天纵之境,肉身强大,再生能力十分旺盛,战力惊人,即使是通玄境界甚至更高境界的高手,要想将之杀死,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只因到了这个境界的人,身体机能无限的提升,精神也随之强大,身边都会藏有辟邪或者护身的东西,一般通玄境界的飞剑刺杀、掌发雷电、真气切割,都不能损伤到他的肉身。

因此一般而言,肉身一旦修到天纵之境,除非是自戕,已经很难有人能威胁到他的生命。萧玉章和许明,肉身都是天纵之境,若要自保,原也不难,只是两人愿意投降,这才被薛冲收服。游人熊之所以死,乃是出于被暗算在先,不得不自杀。水白云虽双手被斩,但居然可以不死,可见天纵强者的强大。

曾叔宝的声音充满威严。只有发号施令的时候,他才会用这样的声调。

…………

曾叔宝冷笑:“乳臭未干小儿,不知天高地厚,居然敢犯我城池,给我带上来!”

说话声中,常不偷昂然上了官衙,恭敬行礼:“白云城城主亲兵队长常不偷拜见曾县令。”

曾叔宝一脸的和气:“不用客气,进来吧!”

常不偷进入官衙,坐地,曾叔宝喝道:“奉上香茗!”

片刻,香茗送上,常不偷率先开言:“薛帮主特意让我拜见曾县令,致以微言:昔者,朝廷有眼无珠,曲先生之大才,仅委以县令之职,县令不以为卑贱,郁郁于此,必有远大之志向,何不跟随薛帮主,一起背反朝廷,打破盛京,还一个清平世界。”

曾叔宝大惊:“这真是薛冲之言?”

常不偷颔首:“正是。”

想不到,薛冲小小年纪,竟然可以窥破我的心思,知道我素怀大志?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束牛皮的信函,正是萧君交给萧玉章的亲笔信。

曾叔宝看毕,神色古怪,心中狐疑不定。他当年进京的时候,曾经向萧君投递过门生书信,得到萧君的印章回函,知道这牛皮上的印章,的确没有虚假。

萧玉章的武功,他早有听闻,小小年纪,就达到肉身天纵之境,京城的十三太保之一,将门之后,想不到,竟然愿意投降薛冲。

许明的名声,更不必说,但居然也做了薛冲幕下之宾。

这小子是不是有三头六臂,他不知道,但是从他派常不偷前来劝说这一项上,就可见此子的厉害。

密云城是他曾叔宝一生心血之所在,更是他以后造反的根基,自然绝不能拱手让人,可怎样对付薛冲,却成了十分棘手的问题。

曾叔宝最后下了决定。依附薛冲,势所不能;断然拒绝,会导致薛冲的怒火,全力攻城。

…………

无数的声音吼了起来。

此时,许明的大军,已经抵达密云城下,旌旗招展、擂鼓三通之后,许明手提八十二斤重的厚背大砍刀,出马到门旗下,命令手下骂手搦战。

吸取了上次薛冲使用激将法的教训,许明早已经派人搜集曾叔宝的阴私,这些骂手一开始骂起来,都是有根有据,言语确凿。

曾记火接受了大哥的命令,不得贸然开城进攻,紧守城门。

曾记火当值的是北门,而许明要进攻的也是北门。

先前的骂声,曾记火倒还忍耐得住,毕竟说的都是他曾家四凶欺男霸女,杀人越货,不遵守朝廷法律的事,但渐渐的,许明打听出上面职守的是他曾记火之后,所有骂手的话,都是征对他曾记火了,污秽不堪,往往说他是一个妓女所生。

曾记火这一生,长到三十多岁,一向是他杀人欺人,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一注香的时间不到,曾记火已经是暴跳如雷、七窍生烟,大喝喝令:“披挂上阵,战马伺候!”亲自带着手下三千人马,放开吊桥,风也似的冲了过来,要和许明厮杀。

许明见曾记火居然出兵,哈哈大笑:“无知小儿,叫你中了本将军的计策。”

当下吩咐弓箭手万箭齐发,射住阵脚,横刀而出,亲战曾记火。

喝声之中,曾记火使动一杆镔铁大枪,和许明战在一起。

曾叔宝听闻曾记火不听命令私自出兵

,大惊之下,带领其余三个儿子,外加五千精兵,摆开阵势,作为声援。

好一番厮杀,这曾记火的武功,的确有过人之处,镔铁枪到处,如雪舞梨花,一片一片森寒的杀意,透露出来。

看看交手三十个回合,两人兀自激战未休。

许明大怒,心想,我在薛冲面前夸下海口,要一举夺了城池,现在连一个小小的曾记火都胜不了,那还有什么脸面?

当下运起毕生功力,当当当当!四声响亮,只砍得曾记火的铁枪弯曲如蛇,斜刺里退回本阵。

这一次交手,也彻底将曾记火的狂气打灭,他知道,自己不是许明的对手。

曾叔宝火急的命令,他知道,只要再慢片刻,曾记火的脑袋就会搬家。

许明见到两将左右杀来,弃了曾记火,拦住厮杀起来。

曾家四凶使的都是枪,这一交手,以二敌一,顿时斗了个难解难分。

曾记火大为恼火,回本阵中取了一条枪,泼辣辣的催动战马,向前夹击许明。

许明阵中的几名将军正要迎出截住,一声威严的声音传来:“且慢!”

众将回头视之,见是薛冲到了,一齐大喜:“帮主!”

薛冲微笑:“你们不用出手,许明将军神勇无敌,我今日正是要见见他的本事。”他这几句话,声音不高,但是灌注了极强的内力在其中,声闻里许,为的就是要许明听到。

许明果然立即听到,心中大喜,抖擞精神,使动大砍刀,在三人犹如转灯一般的围攻中,居然着着抢攻,招招杀手,蓦然间奋起神威,一刀砍下了曾记猛的人头。

鲜血飙射,曾家其余三凶一愣的当儿,薛冲的鞭梢一指:“给我杀啊!”

两万大军蜂拥冲出,杀向密云城。

牡丹江治疗卵巢炎方法
邢台治疗男科费用
防城港治疗阳痿费用
牡丹江治疗卵巢炎费用
邢台治疗男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