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资讯网 > 游戏

历史的尘埃 第六篇 第二十一章

发布时间:2019-09-24 18:28:36

历史的尘埃 第六篇 第二十一章

已经暂时停止了让战争古树吸取太阳井的井水,禁魔结界在缓慢恢复着。不过看来这种小心已经是不必要的了,暂时来说确实再没有任何的威胁。只有传送魔法阵亮起的时候让精灵们虚惊了一下。不过现在能得到低语之森的传送卷轴的只有牙之塔,来的自然也是牙之塔的人。

艾依梅没有想到自己一来就可以得到哥哥的消息,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消息就是他哥哥已经死了。她刚刚看到亚宾那冰凉的尸体后直接就昏了过去。清醒过来后又大哭得昏过去好几次。

有不少精灵都亲眼看到了亚宾和塔丽丝是一直跟随着那个恣意杀戮精灵的灰甲骑士的,而塔丽丝更是早在图拉里昂的时候就已经跟随着兰斯洛特出现过一次,神殿骑士的身份是众所周知的。

所幸露亚的冰封中依然体持着意识,看到了所有景象,加上阿萨的解说,精灵们这才没有一拥而上把女骑士大卸八块,让她继续留在了低误之森中。

“都是我的错。”塔丽丝看着抱着亚宾的尸体哭得死去活来的艾依梅,黯然说。

往日间,女骑士的脸上表情神采中都可以看到有生命力和情绪在朝外释放,或是高兴或是愤怒或是沮丧迷茫,任何最细微的心情变动都可以从她脸上察觉出。但是现在似乎这些感情突然之间太多太重,反面凝聚在一起看不见了。

“塔米克骑士是什么样的人我其实很清楚。但是我还是忍不住出声去阻止他,这才有了后面的这一切......其实我应该猜得到我那样真是是毫我意义的,如果我能忍下来......”

“没有如果。当时的你确实也忍不下来。”阿萨淡淡说。

塔丽丝眼神恍惚了一下,沉默不语。树屋中只剩下了艾依梅已经哭得沙哑的哭声。阿萨和塔丽丝退出了树屋,这个时候似乎让人发泄一下子才是正确的,关键是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劝解。半晌后,塔丽丝再开口说:“亚宾他没有理由死在这里地,这里的一切都不关他的事......”

“但是他就是死了。”阿萨再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发生了的事情永远都没有办法挽回。也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推脱,是么?”

古怪而愤怒的眼神在塔丽丝眼中流转,但是她却无法找到宣汇方向去爆发这股悲伤激愤胁裹在一起的感情,她本能地想朝阿萨发火,但是又似乎觉得他说得也没错。终于最后她长长地叹了口气,愤然点头:“对,你说得对,这都是我的错。”

没有人不会犯错。但是只有认错了的人才不会再去犯同样的错。敢于面对错误的人才有成长的资格。

阿萨默然了一会后也叹了口气,说:“对不起,我确实有些生你的气。亚宾死了伤心的不只是你。”

塔丽丝的眼神平静了下来,并不是那种把情绪消散了的寂静,而是把所有都收敛沉稳下一的了沉静。半晌后,她又再叹了口气说:“他之前被遇着要杀我,最后却救了我......我现在终于有些明白老师告诉我的话的意思了,也许真地没有什么高高在上的正义邪恶供我们甄别现实,一切都需要自己选择把握,自己承担。”

阿萨侧头看了一眼女骑士,他可以分辨得出好确实是成长多了。虽然有些偶然的原因,但是能够杀掉塔米克骑士那样的人。真的是她心志已经成熟了证据。

阿萨一怔说:“你不照顾艾依梅么?亚宾已经是她唯一的亲人了。”

“我知道。他死之前还托付过我。只是我怎么照顾她?我暂时都是无处可去的人了......”

塔丽丝忍不住苦笑了一下。居然杀掉了教皇陛下派来执行秘密任务的亲信,无论这事教皇会不会知道这事,我绝不回光辉城堡。而且她留在牙之塔看起来合适些,那里有她的同学和老师。”

“你还要跟着我吗?我告诉你,后面地路也许比这个更难走

历史的尘埃  第六篇 第二十一章

。这一次你是差点死了,下一次是不是还能差这以一点,还能有亚宾这样的人来救你,我就不知道了。”

“已经开始走了,就不想停下来了。而且我现在只是明白了一点而已,还有很多东西没有明白,所以我还是会跟着你。”

塔丽丝的声音和表情已经没有以前那种外溢得谁都感觉得到地坚定,但是阿萨却可以感觉在平静之下的那种决心。他也知道。她大概真的是认定了自己将是她的求真之路上的路标了。

“扑通”一声从树屋中传来,艾依梅又哭昏过去了。

又等了一天,太阳井的井水终于已经恢复完全了,战争古树也已经成长完毕。艾依梅好不容易从极端的伤痛中恢复了些过来。阿萨准备上路了。

依着太阳井生长地战争古树高大粗壮如同一座巍峨的大山,比在图拉里昂的时候更巨大,满天散天的枝叶几乎将低语之森覆盖了一小半。站在这树下除了感觉到渺小之外就什么感觉都没有,连塔丽丝都被这上古精灵留下的魔法奇迹震惊。只是这棵树本身的尺寸几乎就和教会引以为豪的光辉城堡的大小差不多。

纯正浑厚的自然魔法波动弥漫在整个森林,战争古树所有的功能都可以正常使用,阿萨看到过上面很多树叶上都有着类似弩炮一样发射装置,而且他肯定发射出去的东西绝不可能只是弩炮那么简单。禁魔绳索界也同时发挥着作用着。

已经向欧福送去了新的传送魔法阵的卷轴,必要的时候格鲁将军和精英兽人都可以及时赶来。这个时候不用说是牙之塔的魔法师或者是几个神殿骑士,即使是塞莱斯特倾全部力量调集军队来也是绝对攻不进来。

“现在终于可以放心,这张最后的世界树之叶算是完全了。以后你们多加小心应该就没有问题。罗伊德长老大概也快从王都回来了。”那个小口袋中已经装满了太阳井的井水,还有另外一小口袋备用的。阿萨和塔丽丝以及艾依梅以及走到了低语之森边缘,立刻就要上路了。

艾依梅还是显得很憔悴。亚宾的骨灰她准备带回埃拉西亚去埋葬,顺路和阿萨一起出发。“你这次走了要去多久呢?”露亚问。她看了一眼阿萨旁边的塔丽丝和艾依梅,表情不大自然。

“也许很快,也许不知道会用多久吧。”阿萨苦笑。

露亚默然了一下,突然微微皱起了鼻子眨着眼睛,有点犹豫又有点急促地说:“其实我也真的委想出去周游增长见识一下的......”

阿萨一笑说:“别孩子气了,你可是低语之森的长老,世界树之叶还需要你来保护呢。”

露亚也有些别扭的一笑,微微露出小孩一样的失望,点头说:“是啊...我只是开玩笑说说罢了......示过你.....你们如果完成了这次旅途,随时欢迎来低语之林做客。”

“只是不欢迎教会的家伙,下次一看到他们就会忍不住想拉弓射上他们一箭。”旁边提着黑色大弓的女巡逻兵瞪着眼看着塔丽丝。

当天晚上,这位精灵族中最强的武者就是被塔丽丝不声不响地在睡梦中打昏了的。虽然她们既伤且疲所以睡得很沉,女骑士的潜行技巧也绝对到家,更有圣堂武士的魔力神眼作指引,这样结果似乎并不奇怪,但是对于她的自尊心也是极大的打击。这两天中如果不是露亚长老的极力劝解,她几次都要求和女骑士决斗。

塔丽丝只量微微皱眉看了和女精灵一眼。如果是在之前,她是绝不会放过这种显而易见的挑衅。

已经走出了低语之森的禁魔结界,阿萨拿出一本从牙之塔拿来的魔法卷轴打开。一团小小的旋风从卷轴中跳出落在草地上。周围的空气快速地聚拢来,顷刻间这团旋风就成为了一个高大的云雾状巨人。

高级气元素召唤这种顶级元素卷轴市价近千金币,现在阿萨却用来代步。他和塔丽丝带着艾依梅坐上了云雾巨人的肩膀,巨大的气流回旋中空气元素的身体升上半空。朝西方飞去。只是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宽阔的低语之森和那巨大参天战争古树就在他们的身后变得小了。

高空中的气流把一头金发吹得朝后直飞打在阿萨脸上,塔丽丝想把头发收拢,却怎么也扎不好。还是艾依梅用一条细绳子帮她把头发绑成了一条粗长的大辫子盘在头上。更显得英气。

吉安男科医院
宿迁治疗白斑的医院
漳州治疗阳痿方法
北京华博医院费用高么
南充现代妇产医院在那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