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资讯网 > 美食

长生证道 第三百六十二章 矿业大亨

发布时间:2019-09-26 02:12:09

长生证道 第三百六十二章 矿业大亨

很快,凌霄便来到了一处矿壁之前。通过之前的勘探,凌霄发现此处倒是还有着一些可勘一采的矿石。

目光扫过洞壁之上,凌霄拿起那把兽骨,又接着开始奋力挖掘起来。

这个时候,他的灵力充裕便派上了用场-在他明显高出常人一筹的速度之下,在开挖一盏茶之后,凌霄便找到了两块“弱精”。

这种“弱精”便是弱水深矿出产的矿石,它是一种深zǐ色的晶石,据说是用来炼制水属性灵器的绝佳炼材,玄凰宫的规定便是每月每人上缴三十块,相当于是按照每人每天至少能挖到一块来测算的。

但是计划不如变化,谁也没有预测到会这么快就出现开采枯竭、导致弱精越来越少的情况,因此以前一天一块的数量,渐渐就变成了两天一块,到现在更成了数天一块。所以在以前本来还算是很轻松的任务,现在完全就成了背负在矿丁身上的一座沉重的大山。

而且,矿丁们还要面对来自矿目们的恶意回收。原本弱精这种矿石的正常市价是三块红灵玉一斤,但是在这里却只能卖到一块红灵玉三斤的超低价格。但是,你不卖给矿目还不行,这个月的任务直接就给你打划零,那你就等着黑丝禁来找你吧。

因此在这种情形之下,不管是上缴矿石,还是直接用弱精去集市换取贪兽肉干,都要让矿丁们感觉掉了一层皮。

不过凌霄现在可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他全身心都沉浸在自己的采矿大业之中。随着他对矿壁地质的越发熟悉,他越来越懂得用力的技巧,眼神也锻炼得越发好使,往往几下最多十几下就能挖到一枚弱精,而他身后的地面上,也渐渐高垒起一块块大小不一的深zǐ色矿石。

日子在一天天的平淡之中过去,大半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这段日子,凌霄的作息相当单调而规律:每天一睁眼就开始挖矿,累了就打坐调息恢复体力,一天下来再累也要抽出时间修补一下灵力。

结果这段时间下来,他的手中不知不觉已经攒下了百余块的弱精,算起来小两年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估计要是先前扔弃这条矿道的那名矿丁知道这件事情,多半都要呕血数升而死。而要是让其他的人知道,多半还会引来一阵腥风血雨。

想想也是,在资源如此困乏的一条矿道之内,即便是两名矿丁轮班倒,日夜不停地开采,也绝对得不到如此堪称“巨量”的收获。恐怕能有凌霄开采的十分之一,就可说是踩到狗屎运了。

“嘿嘿,没想到我一下子就成了一个矿业大亨了。”凌霄不无得意地想。

按照规矩来说,只要矿丁每月能够上缴三十块弱精,就能换取当月的黑丝禁解药。如果有多出来的弱精,你可以选择留待下月继续使用,也可以用它来跟这里的守卫或者矿目换一些用得上的丹药或者吃食等。或者,还有人拿去到其他的矿区去进行置换。

不过,不管你去到哪里,只要是在这个地下世界,区别都不会太大-总而言之,你能换到的价格肯定是要远远低于市价,这也是这里的规矩。

这一日,凌霄依例内视一下自身,却是惊喜地发现,上次跟吴烛恶斗之时,因为强行借用分神之力而导致筋脉受到的损坏,几乎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但是,接下来他却又发现一个令他极度担心的状况,那就是那个黑色珠子散发出来的灵气之丝,在他的脏腑之间缠绕得似乎比以前更密集和浓郁了一些,而那个存在于灵识海之中的黑色珠子仍旧在一如既往地缓缓旋转。

他心中陡然一惊,猛然发觉,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再过两天就是月底了。那也就是说,两天以后就该是自己上缴任务换取黑丝禁解药的时间了。

难怪这个黑色珠子骤然出现了爆发的趋势!

不过,既然自己拿黑丝禁没辙

长生证道  第三百六十二章 矿业大亨

,那也只好随大流,先换一颗解药来吃下去再说。

“最好还能看看这种解药里面有些什么成分,要是再能研究出一二就好了。”凌霄心中如是想道。

接下来,他先将自己手头的矿石统计了一下,又按照其个头大小进行了一下归类,最后选出了这次上缴的三十块,再将剩下的矿石用一个袋子装好,放入了玉佩之中。

原本他是不想多用灵力将这些矿石进行挪移,直接就想将矿石密封好,用一个袋子放在洞中的某个不引人注意之处。但他随即想到,万一有个那么一天,也有一个运气爆棚的家伙无意之间撞入进来,进而找到了他埋藏的矿石,那自己岂不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而且那样一来,自己好不容易才找到的这处矿道也会随之暴露了!

所以他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耗费一些灵力,将矿石放回到玉佩之中。

然后他将装着三十块弱精的一个布口袋背起,向着通道集市的方向走去。

一路之上,许是临近月末结算的缘故,凌霄在路上遇到不少的矿丁,或是一人独行或是两三人结伴,皆是身上背着一个袋子,行色匆匆,闷着脑袋只顾往回赶的样子。

由于此间的任何灵物都会受到禁制的侵蚀而慢慢失去原本的效力,所以类似储物符、储物袋一类的灵器到了这里之后,根本就无法使用,所以大家都只能用袋子来储存采到的矿石。

这些人在见到背着袋子的凌霄之时,原本惨白麻木的脸上却同是本能地流露出一抹警惕之色,或是加快脚步地匆匆离开,或干脆毫不迟疑地地另辟蹊径,根本就不给凌霄以任何搭讪的机会。看来一到月底,大家的防范心理都分外的浓郁起来。

凌霄见此也只得无奈地一笑,原本还想找两个人探听一下上缴任务有没有一些什么特别的规定,但现在这样的局面,明显这个希望是落空了。

半日之后,当凌霄走到一处矿道之中,面前的一幕陡然让他心中一凛地停下来脚步。

因为此时在他前方约十余丈之处,有着两拨矿丁打扮的人正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对方,似乎一场群斗即将爆发。

凌霄暗叫不妙,这种时候自己居然出现在了这样的不测之地,这可不是什么好现象。

就在他念头急转地考虑自己是不是马上掉头就走的时候,那两帮人也几乎在同一时间发现了凌霄这个不速之客,当即唰的一声,两伙人的目光全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这一下,凌霄自然不能掉头就走了,否则两伙人同仇敌忾,把他当共同的目标对待就糟糕了。何况,他刚才也想到,他要去的集市只能从这条路走,并没有别的路可以绕道。

所以他脚步一定,默不作声地站在那里,对着那些人打量起来。

两伙人一边三人,一边四人,全都是男性,只有三人一伙那边有一个女子。从他们身上散发的气息来看,那名女子和一名面目凶狞的中年男子是灵元窥奥,其余几人皆是灵元入境。

见凌霄一副老神在在、呆头呆脑的样子,两伙人顿时放心下来,重新将目光转移回了各自身上。

这些人似乎是相互认识的,僵持片刻之后,四人中的那名灵元窥奥的中年男子终于绷不住劲儿了,冷哼一声地开口道:“红花仙子,大家怎么说都是灵修一脉,我兄弟四人也并非故意为难你们,实在是这个月我们歉收,所以请你们帮个忙罢了。今日只要你们给我们留下一袋矿石,我便做主放你们三人离去。你放心,我说到做到,下个月我们直接还你们四十颗矿石!”

那红花仙子一声冷笑:“好大的口气,借我三十颗还我四十颗,熊大你这话恐怕拿去哄三岁小孩儿还差不多!你要真有这个能耐,何至于每个月都东拼西凑到处告借!你怕是不知道你们四兄弟现在已经在深矿之中臭名远扬了吧?嘿嘿,我不稀罕你那十颗矿石的利息,同时也很抱歉地告诉你,我不能借给你!”

“红花仙子,你这样毫不顾惜同道之谊,那就别怪我们四兄弟不客气了!”

闻听此言,那熊大顿时一声狞笑,使了一个眼色,另外三人立刻散开呈环形地围了上来。

“姓熊的,你以为自己加入了那个余老大,就可以恣意妄为,横行霸道了吗?你看这是什么?”红花仙子一声讥嘲的冷笑,突然单手一翻,手里显现出一块黑乎乎的牌子。

“啊,这是……”一见这面牌子,熊大面色陡变,满脸皆是不可思议之色,跟着将手一举,止住了正在围拢的三人,失声道:“天雷牌!不,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有天雷牌!”

“为什么不可能?”红花仙子傲然地道:“只准你投靠余老大,不准我跟随雷大哥吗?你今日若是敢硬抢,只要让我三人中任意一人逃回雷大哥那里……嘿嘿,你不妨仔细掂量一下后果吧!”

西安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西安治疗子宫内膜炎医院
陕西妇科
陕西妇科医院
陕西妇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