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资讯网 > 历史

連載小說幻境邪獄第四章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2:19

  现在已经晚上 8 点了,朴素的桌椅板凳,但是干净,普通的花纹雕刻在上面有一份优美,零零散散的人群优哉游哉的晃进来,叫上小二点上小菜,点上一大瓶女儿红,几乎跟人间一模一样,厨房里嘈杂的声音不时地传出来,长长地布帘一挡,不停地被撩起来,传出一个个精雕细琢的菜人虽然没有像刚暮色四合的时候那么的多,但仍显出生气勃勃

  洛尘像拉着孩子般把若璃拉上楼梯,然后慢慢的带进房间,让他坐下,自己也拿了一个小椅子,也坐了下来

  “你又把我拉回来搞什么”玉树临风的若璃披着刚才刚买的黑色风衣长长地拖着,瞬间有了洛尘的几分成熟

  “你说你在干什么”洛尘的脸紧张了起来,在若璃的眼里,如果他再皱的狠一点,完全就是缩成一团的馒头

  “我没有干什么啊,我不就是顺风的搭了一圈么,它都变小了,还不让我上去骑一骑啊它长的那么 … 霸气,我坐上去,在天上飘一圈多帅啊,还有我的黑色风衣,和我的漂亮的水晶袍子,多拉风你难道不想上去逛一圈么”若璃语塞了一下

  洛尘:“我能不能飞”

  若璃:“当然我都能飞你不能啊”

  洛尘:“我为什么不飞”

  若璃:“你脑子坏掉了谁知道你为什么不飞,天天飞一飞多么的舒服”

  ……

  洛尘一挥手,若璃的板凳瞬间化为灰烬,然后吧嗒一下,若璃理所应当的瘫坐在地上

  “你搞什么 ! 搞什么 ! 你疯了么你是疯子么你把我板凳烧了搞什么你很有钱是不是”若璃像是骂街的泼妇一样大声的吵闹着,快速的站起来看着地上的黑黢黢的一滩灰烬,眼中全是愤怒,气的快要蹦出来

  你信不信,我把你也变成这个样子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个声音刚一传出来,把若璃吓得几乎差点又坐到了地上

  “你有没有看到街上的幻术师师徒是什么样的么”洛尘的声音像是沉默的钻石般冰冰发冷,冰冷的声音仿佛在窗户上凝固了,仿佛淡然是他一贯的追求,还是那种淡然的表情

  “我好像没有注意呃,你说说是什么样子的,至少不是像我们俩这样,命徒坐个板凳都把它烧了,你有幻术了不起么我还不是以后会会得,你像这样的生活没有多长时间了”那种蛮横无理又幼稚的声音很难想象是在一个已经快十七个年份的俊俏男孩若璃的身上,听起来像是一个小公主要玩具的语气一样,脸色铁青铁青的

  “人家可不像你一样哟,你以为别人像你一样那么无礼啊别人喊自己的师傅一般都是喊师傅的,你喊得是什么虽然说,他们不能叫师傅叫做王仆,我们是特殊的师徒关系,除了五个王仆的命徒以外,其他的人都没有王仆的,你应该感到幸运的,你知道吧人家就对师傅那么尊重,从来不敢说个什么,你呢竟然敢在我面前说我的不是我惩罚惩罚你不对么”洛尘的声音像是无数的刀片般切割着若璃震撼的心灵,比刚才的伤痛更加的残忍他几乎想不到别人是这样对师傅的,自己却是这样做的深深的对比,如同一边切割一边磨刀般

  我错了

  若璃满脸的抱歉,瞳孔里是无边无际的空旷和空虚,里面仿佛有烟雾般迷茫

  乖乖的眼神不得不让人觉得心疼,但洛尘为了惩罚惩罚他的不尊重,还是没有说一句什么让他坐起来的话

  若璃的心啾啾的疼,说实话,他确实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做出这种事情,好像是知道他的心里想的是什么,如同两根绳子般系在一起,自己很幸福,跟着洛尘,可以吃好的,穿的是好的,这就够了,最好的是,自己只用跟着他,而且没有什么事情,这就是若璃最简单而心里肆无忌惮散发的想法

  就连若璃自己都被自己这种感情干呕了一下

  洛尘仿佛也知道他的这种心思般也没有说了什么,两人互相反思了半天,洛尘实在是忍不住了,像是义愤填膺般的说出了第一句话

  “咳咳 … 你刚才问我什么问题来着”不得不说,洛尘确实有一种善解人意的天赋,虽然冷漠,但是温暖,这是洛尘最大的优点

  “啊”若璃还沉浸在刚才沉思当中反省着,听到洛尘的声音,反倒是受宠若惊的吓了一跳支支吾吾的说了一些洛尘没听到的话

  “你不是问我为什么不让你在困难的时候选择【禽渊】么”

  若璃挠挠头,一脸的茫然,仿佛是在听别人的故事一样,好像有人刻意的把一些记忆给删除掉,仿佛若璃被某些人控制了般,那个人不想让他知道什么东西,就把关于哪一方面的不应该知道的东西删掉,永远的控制着

  “那你说一说,那到底是什么”

  洛尘仿佛又看五年前的那个恐怖的夜晚,如同看到了世界上最恐怖的深渊梦魇

  【五年前】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暗影森林】

  森林暗的几乎看不到光线,前面的黑暗如同长长地女妖般摇曳着最后一丝丝的光线,仿佛又像个陷阱,衬托着以后的死亡景象阴森诡异的风分不清方向,四处的游窜,像是等待一个个丰满的猎物的幽鬼

  花残从深渊的深处走出,月光皎洁的铺在一层层早已干枯的树叶上,他那充满杀气的脸庞放着寒光,原本紧紧捏在手中的拳头渐渐放松,缓缓地张开,像是雄鹰捕捉敌人的爪子,天空黑暗的光线昏昏沉沉的垂下,和月光混成一团,缠缠绵绵的揉成一团银色的月光跟地上被踩成一片片树叶的撕裂声如同鬼叫般,虽然小,但是滚动着播放着,每一声都像最极端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然而花残却淡然无比,虽然脸庞散发着寒气,但是仍然有着孩子般天真的脸庞用他的王仆的话来说:“简直就是嫩的出水了”

  很难想象,在他现在这个十七八岁的年段,已经是把幻术演练的极为纯熟的时候了,他甚至可以挑战一个比他幻魂要多两倍的幻兽,然后用他纯熟的攻击轨迹,把它粉碎的一干二净,而依旧保持着干净整齐的衣服

  花残缓缓地笑着,是一种讥笑,他感受到了那种 …

  接近极致的速度

  “真是一种享受的速度啊”话语未落,树叶四起,像是无数飞舞的刀片般不停地飘荡,只见花残晃荡了一下影子,在那片领域瞬间环绕起大大小小的圆环,在这个幻术阵中,所有的动作在花残看来都缓慢无比,在停顿的第一秒钟,他终于看清楚了那张俊俏的脸庞,那是一张布满了黑色条纹的脸,如同迷幻的花朵般妖艳,如同幻觉般的速度在整个圈内穿梭着,悠然自得他就是灵采

  幻觉

  这些在花残看来全是一个个分解的动作

  【天际·亚特兰蒂斯·最高机密区】

  冰的到凝固的空气中传来很明显的脚步声

  “你还是来问我了”特码伊思把修长的腿搭在桌子上,把凳子诡谲的一转动,整个身体瞬间正对门了

  “你难道知道我来干什么了”泽拉长长地兜帽让他的脸一点也没漏出来磁铁般的警惕的声音漫步在全水晶的房间里

  “哈哈 ! ”特码伊思开怀大笑,或许是仿佛看到了泽拉那警惕的样子,或许又是在嘲笑泽拉的无知

  “你难道知道我在想什么”泽拉愈加恐惧,像一个无力抵抗的孩子

  “你还是先把你的黑兜帽取下来吧”泽拉缓缓地把兜帽去掉 ,露出了自己的真面目

  深邃的棕色瞳孔,眉宇间透露出一种血气方刚和歉然的温柔,他并没有像洛尘那样杀气腾腾和让人看着就觉得寒凉,而是一种非常舒服而温柔的脸庞,而又有一种成熟的气概,和洛尘完全是两个风格的人

  “哈哈,仍然是那么的气概啊”其实特码伊思并不知道这句话说得是否准确,但是他很确定自己就是那样定义的

  “你不是想知道若璃的那些事情么”特码伊思像是一个看透一切的学者般,傲气的昂着头,看起来像是闹事的混混,格外的肮脏

  “你怎么知道的”

  “哈哈,你身为噬魂者,难道忘记了我的【潜力】是什么了么”

  泽拉的脸色忽然很尴尬,像一个苹果般通红

  “是的,我是感受到若璃那种忽隐忽现的幻魂力量,仿佛瞬间要喷发出来一样他难道不会是”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猜对了”

  只见泽拉一脸的空白,像是受到了惊吓

  【五年前】

  【天际·亚特兰蒂斯水之国·暗影森林】

  “虽然你的动作很快,但是呢我的速度比你更加的快”花残胸有成竹的说着,手做出一个仿佛眼镜蛇般勾出轮廓,仿佛看到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般皎然一动,做完这个动作后,灵采整个人像是被很重的重物顶住了身体,瞬间定住了,就像每个关节都被冻住了

  地上的花纹渐渐地淡去了,大大小小的圈也缓缓地散去,所有的又变成了平常,只是灵采还是冰冻在哪里,花残从离地面近一米的地方落下,然后巧笑嫣然的走进他刚一走进灵采,灵采的身体愈加的冰冷,青紫的身体愈来愈冷,然后瞬间就在身体外就变成了一个冰块,严严实实的冰块

  “哦你速度不是很快么”花残侮辱着已经不能动的灵采,两个眼神像是匕首般切割着对方,仿佛下一秒就要把对手给灭掉,花残看着灵采的两颗黑墨水晕染过了的两个球晃动着

  正在花残得意洋洋的时候,只见他的衣服里瞬间透出两根冰柱,鲜红的鲜血顺着冰柱滴落在地上

  吧嗒吧嗒

  一根出来后又接着一根戳出,体内的伤口愈来愈大,好像身体中所有马上的东西要全部掉出来他颤抖着,整个身体虚弱的几乎要倒下去

  “你 … 你怎么做到的”花残的声音像是颤抖而断断续续的极端蜂鸣,如同幻觉般的声音回荡在灵采的耳边他望着对面正在杀气腾腾的那张脸,那张用已经用彩色花纹涂满的脸,花采身上的冰好像遇到了如同蛇绞般的力量从外往里渗透着,冰仿佛一个猎物般被无形的力量缠绕着,自然,冰块随着时间的变化渐渐裂出条条巨大的裂痕,然后瞬间崩裂,冰块如同最厚实的石头般散落在花采的周围

  花采从冰块包围的那个圈内走出来,轻松地怂了怂肩,刚才的攻击对他来说仿佛一块巨大的岩石打入了大海般,只用轻松地把海浪磨平,就好似当初

  花残的两个冰柱深深的透出,他冰冷却淡然的脸上浮出隐隐的痛楚,却明显无比,像是临死前的寂静他用整个手的五只手指紧紧的挡住出口处,希望能减轻一点痛楚,但无济于事,巨大的痛苦几乎要把他所有的思想全部吞噬掉,然后栽倒在地

  花残忍住所有的痛苦,把两根冰柱用力的拔出,然后使出所有的幻魂攻向花采,无数的幻魂仿佛是无数的刀锋般旋转着,进两米的旋转刀锋疯狂地前进着,像是杀戮一切的利器,树木的阻挡就像是杯水车薪一样,刀锋的周围凝聚着七彩的光环巨大的刀盘绞杀着一切阻挡他的事物,它像是一个跟踪的幻术能量般跟随着花采的身影,花采的周围已经浮现起黑色的幻术阵,缠缠绕绕四起的幻魂能量像是火山喷发前的征兆一样,花采看着急速前进的刀锋,虽然紧张,甚至于头上冒出点点的汗珠,但是神色仍然是淡然无比,凝聚的幻魂能子围着花采的身上,像是绚丽的彩衣般,当巨大的刀锋即将接近花采的时候,无数的幻魂能子喷涌而出,从脚下破土而出的大片大片的冰墙像是最坚硬的护盾般,一层一层的冰墙包裹着花采,他像是襁褓中的花骨朵般躲在正中间,刀锋绞碎着一层层冰墙,像是绞碎身体般碎成冰渣,花采的手微微翘动了一下,一个裹着冰雪外衣的一米冰球应功而出,两者融合在一起,如同世上最绚丽的色彩般缠绕着,冰冷的墙壁仍然破土而出着,抵挡着几乎疯狂地刀盘

  花采很明白自己的处境,刚才抵御的那个刀盘已经等于是他身体里所有的幻魂能子了,对于花残的这种攻击他明白,这并不是他所有的幻魂能子,他并不是同归于尽般的攻击,而自己并不能阻挡这样强大的攻击,尽管使用自身的全部幻魂

  但是,要最后一搏

  花残巧笑嫣然的看着这个正在做最后反抗的幻术师,表情便像是瓮中捉鳖般自然,悄然流露出倾国倾城的微笑,嘴角上扬

  花采的两只手已经高高的举起来了,他开始了最后的一次攻击,身体里所有的幻魂都在凝聚着,凝聚在双手之间,幻魂愈来愈大,蓝黑色的幻魂在双手上徘徊着,像是随时迸发的箭,则他的双手便是那双绷得紧紧的弓

  花采把双手举过头顶,做好了解决了一切的准备,他的双脚渐渐浮起来,像是踩着一双有喷气的鞋子一般,巨大的断云在混乱的组合,印出湛黑色的残影,花采瞬间消失掉了

  花残被这个表现惊呆了,他不知道花采到底准备做什么,但是他清楚的明白花采做好了最后一搏的准备,机械的刀锋仍然在急速的旋转着,切割着刚才花采奋力造出来拖延时间的冰层,咔擦咔擦的声音像是最为绝望的声音,铺天盖地的绝望在花残的心里蔓延着

  共 784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文章写得不错,美中不足的就是有些地方用词不当,还有在相应的环境中说话的语气不对,有些语句显得比较不太适合,比较别扭总体来说,还是很不错的请继续加油、【虹岩天空】:墨瑾风

  1楼文友: 10:54:20 一声问候送出一丝情意,一个祝福带来一份心愿,一则留言寄托一缕思念祝朋友新周快乐,天天开心

  2楼文友: 07:2 :16 一声问候送出一丝情意,一个祝福带来一份心愿,一则留言寄托一缕思念 流浪汉五十年代末出生,壮族,插青,公务员系广西民间文艺家协会员文学创作协会作家诗人,中外散文诗研究会中国当代诗歌协会会员,有千多件作品在全国各地报刊发有 0多件作品获奖;出版个人专集2部……

  楼文友: 1 :25: 6 路过宝地,欣赏佳作,支持一下,得点实惠,呵呵,打搅了

  回复 楼文友: 18:20: 8 呵呵,算不上佳作,,只是一点点的文学罢了

老人血栓吃通心络可以吗
便利妥成人纸尿裤
长期心绞痛患者吃什么药好
心悸心律失常如何治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