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绍兴资讯网 > 历史

魔装 第八二七章 慷慨

发布时间:2019-10-12 23:33:20

魔装 第八二七章 慷慨

片刻间,那几个魔族带着苏唐等人走进一片茂密的竹林,他们能感应到的灵气越来越浓郁了,尤其是在竹林之中,那些竹子似乎不是天然生成的,有片片黯淡的灵符在竹节内闪动,一眼看上去,就像长着无数的斑点。

金鸦星君探手抓住一根细节,轻轻掰断,盯着竹管沉吟不语,片刻,扬声问道:“这是何物?”

“这是魔斑灵竹。”一个魔族急忙回道。

金鸦星君把那根竹管扔到地上,低声道:“你刚才说得没错,封魔阵中必有大修,但一定不是封魔阵的缔造者。

“为什么?”苏唐问道。

“能缔造出这种历练灵阵,必有大神通,星域之大,随处可去,又何必苦守在荒芜之地?”金鸦星君道。

“这里也不算荒芜吧?”贺兰飞琼道。

“对那些圣境级修行者来说,能在这里如鱼得水的修行,但对大罗星君而言,封魔阵里的灵气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已。”金鸦星君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在这里守个三、五百年,他早就被耗死了。”

“白泽恢复得很快,那妖类也有了精神,看样子这封魔阵对他们都有不少好处。”苏唐道:“既然是这等有妙处的历练之地,又为什么被称为封魔阵呢?”

银色巨虎发出闷闷的叫声,它确实恢复了一些精神,但那种挖心剜骨的痛楚,它再不想承受第二次了,不管好处有多大。

“到元魔岭转一转,自然会水落石出的。”金鸦星君道。

前方的灵气更加浓郁了,穿出竹林,前方豁然出现了一片连绵的山岳,原野中有路,一群魔族正在前方走动,回头看到他们,犹如受惊之鸟般散开了。

片刻,他们逐渐接近了前方的山岳,突然间,一道强烈的灵力波动从山岳中只投入高空,接着向他们这个方向落来。

苏唐等人抬头看去,那是一个外貌年纪在六十左右的老者,一对长眉,眉梢向下垂落,搭在脸颊上,鼻直口阔,脸孔胖乎乎的,显得很富态、和蔼,他眼波一转,从苏唐等人身上扫过,随后笑道:“清晨,一直有几只灵鸟在门前叫个不停,老朽掐指一算,便知道今日必有贵客临门,果然不错啊……呵呵呵……老朽千乘知会,见过几位朋友。”

“某君号金鸦,这位是影魔星君,这位是千幻星君。”金鸦星君笑呵呵的说道:“冒昧打扰,还望多都见谅。”

“贵客远来,蓬荜生辉,老朽千乘知会高兴还来不及呢,这样的打扰多多益善,哈……各位,请、请……”那老者显得非常愉悦。

苏唐和贺兰飞琼对视了一眼,都能看出对方的笑意,按照金鸦星君的嘱咐,对面那老者肯定没有走出过星域,否则也不会没有君号了,更不会不断的提起自己的本名。

在那老者的引领下,众人释放御空术,跃过山脉,山脉后是一片被群山绕环的盆地,范围不是很多,只有百余里方圆,但到处都长满了奇花异草,那老者第一个落在一条小径上

,又往前走出百十步,前方出现了一座清净的小院。

众人先后走进小院,院中有几个侍女,看到众人进来,立即布上了酒席,不过这里的菜肴很简单,全都是素食,有植被的根茎,有一盘淡紫色的花朵,还有几盘草叶,配上这里的清静,颇有超凡脱俗之感。

“这几个不成器的家伙是不是冒犯了贵客?”千乘知会的视线落在那几个噤若寒蝉的魔族身上。

“不知者无罪,算了。”贺兰飞琼淡淡说道,她懒得计较什么。

“果然是大人有大量。”千乘知会笑道,随后向那几个魔族瞪起眼睛:“先谢过几位贵客,然后滚远点”

那几个魔族似乎有些不甘,也许他们以为自己的主子肯定会为他们撑腰的,但情势比人强,他们只得无精打采的陪个不是,随后匆匆退了出去。

“这里穷山僻壤,没什么好物事,几位贵客勉强尝个鲜吧,请……”千乘知会向傍边让了让。

金鸦星君也没有客套,大摇大摆坐在主席上,在星域中历练多时的星君们,相互之间打交道的方式已经成了惯例,对陌生人是什么态度,对点头交是什么态度,对朋友是什么态度,泾渭分明,而那老者明显很稚嫩,不合惯例,应该是一直固守在封魔阵中,从来没去过外面,而他金鸦星君的资历最高,年纪也是最长,坐主席是应该的。

苏唐和贺兰飞琼也坐了下来,苏唐随手拈起一朵淡紫色的鲜花,放在口中,花瓣很清爽,带着丝丝甜意。

到了星君境,神念冲荡全身,无需担心食物中有什么不妥,真的隐藏着危险,神念会在第一时间发出警告。

“几位是魔界来的吧?”千乘知会笑着问道:“可曾去过红日帝国?不知现在红日帝国的帝主是谁?”

苏唐保持沉默,这种打交道的事情就交给金鸦星君好了,而且这里是封魔阵,经常有死犯被关入阵中,而千乘俊发已存活了千年,那老者不可能不知道红日帝国帝主的身份,不过是没话找话罢了。

“是千乘俊发。”金鸦星君笑道。

“是那小子?”千乘知会露出惊愕之色,随后叹道:“倒是不负天才之名,真的做到了帝主啊……”

“哦?阁下也认得千乘俊发?”金鸦星君道。

“自然是认得。”千乘知会笑道:“如果论起辈分,他得乖乖叫我一声叔叔呢。对了,几位贵客到这封魔阵里来,是为了……”

“我们要回星域。”金鸦星君说道:“外面的星路都被堵住了,我们又有急事,不能耽搁,正好想起以前识得的几位魔君,就是从这封魔阵里出去的,我们便想过来转一转,找一条路。”

“哦……”千乘知会的长眉抖了抖,沉吟起来。

“阁下应该早已到了星君境,又为何不走?”金鸦星君的视线落在了那老者身上。

“我倒是想走,但走不得啊。”千乘知会露出苦笑。

“但留在这里,更不是办法。”金鸦星君心中大定,对方坦言走不得,那么应该知道出路在什么地方了?他顿了顿:“我观你神庭,已隐隐露出枯萎之相,百年之内,如果你再不走,那就真的走不出去了。”

普通修行者大概都分三个阶段,先修气府,再修元府,最后修紫府,紫府在脑域正中,也在眉心之后,是神念的滋生之地,对修行最为重要,所以眉心也被称为神庭,神念是否充沛,从眉心处闪烁的光泽上能看出究竟。

“唉……”千乘知会长长叹了一口气。

“罢了,你我一见,也是有缘。”金鸦星君说道,接着从自己的纳戒中取出十几只小瓷瓶,放在桌上:“这些渡厄丹大概能让你缓上百余年,你可以从容解决自己的隐忧,之后如何……就全要看你自己了。”

苏唐咀嚼的动作微微顿了顿,随后把口中的花瓣都咽了下去,心中暗笑,上一次金鸦星君遇到他的时候,也是这般说的,看起来那太叔尚的描述果然不假,金鸦星君真的极为慷慨大方,喜好结交朋友。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这种为人处世的方式,才让金鸦星君活到了今天,就连太叔尚那种星域闻名的凶君,也只是在日记里记下金鸦星君如何无能,但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金鸦星君。

能闯入星域的大修行者,大都有自己的底线和操守,连太叔尚也不例外,如果是彻头彻尾的混蛋,以那种心境,根本不可能走进星空。

天材地宝,见者有份,发生争斗是势在必然的,这没什么了不起,星君们争得坦坦荡荡,就算施展些阴谋诡计也是理所当然,不会留下心结,但是,如果拿了金鸦星君的好处,自然就要留一线余地,不能把事做绝。

至于太国星君和伏寒星君想在背地里插刀子,是多种原因造成的,一方面他们认为真妙星君行事不公,偏袒苏唐,另一方面他们面临绝境,知道自己必将遭受各个星域的围杀,所以再没有顾忌,准备最后大捞一笔。

只是一念之差罢了,平时的太国星君和伏寒星君,也有自己的底线,如果真的坏到了骨头里,最起码他们之间绝不可能那般互相信任。

千乘知会惊呆了,傻傻的看着席上的小瓷瓶,良久,他才伸出颤抖的指尖,拿起其中一个瓷瓶,慢慢打开,深深嗅了一口丹香,眼睛眯成一条线,显得非常陶醉。

千乘知会虽然在元魔山中种满了奇花异草,但星君们修行所需要的丹药非常广泛,一些只在某个星域中某个特殊的地方才有,他困守封魔阵,根本没有种子,就算有,也未必知道配方,更不会炼制,金鸦星君拿出的丹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

“多谢金鸦前辈”千乘知会向着金鸦星君深深弯下了腰,眼角有泪光浮现。

“不必客气。”金鸦星君笑着摆了摆手。

荆门治疗阴道炎方法
辽宁治疗宫颈炎医院
蚌埠治疗睾丸炎医院
荆门治疗阴道炎费用
辽宁治疗卵巢炎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